“快递小妹”每天派送超100单走数万步 孩子是最

2019-08-08 23:40:37 围观 : 140

  对于快递服务,易江英的感触更深。“今年是我干快递员的第六年了,头三年我在洞口县江口镇开了个快递点,为了离女儿更近,我才来到长沙。”易江英感慨道,快递对于城里人来说是平常的事,但在偏远的农村,这三年才得到普及。“三年前镇上只有我一家快递点,往返县城快递点至少需要3个小时。现在交通方便了,更多的快递点开到了镇上,方便了很多在外打工的人寄送东西给留守的老人和孩子。” 同在一个工作地点,同是女快递员,同为母亲,谢和艳和易江英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。工作之余,她们最大的爱好就是精心挑选礼物快递给孩子。“我派送区域里有高桥服饰城,所以和很多店主都熟,每次跟谢和艳去给孩子买衣服,店主都会给我们打折。”易江英笑着说,每次孩子收到妈妈快递的礼物都很开心。 谢和艳从事快递工作三年由“软妹子”变身“女汉子”,孩子是她工作的最大动力 穿梭在长沙的大街小巷,谢和艳每天都要走数万步,完成一两百个快递订单的配送,不敢轻易请假,工作量大的时候就随便在路边吃点东西。从业三年,她收发快递近20万件,平均每天派单超过100件。 20日的长沙,热浪袭人,“快递小妹”谢和艳上午8时就来到申通快递高桥分部,开始她忙碌的一天。在男子扎堆、拼体力和耐心的团队里,谢和艳是该分部“唯二”的女快递员,另一位是44岁的邵阳老乡易江英。在她们眼里,这个行当男人能做到的女人一样做得到。 作为一名普通工作者和一名母亲,像谢和艳这样的女快递员背后往往有着不为人知的辛酸。这份辛酸不只来自快递工作带来的不易,更来自一个母亲不能亲自照顾孩子的愧疚。 事实上,像谢和艳一样的快递员,城市里还有很多。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长沙有800名申通快递员,其中男女快递员的比例大概是30∶1。他们很多来自农村,每天披星戴月、负重前行,只为养活一家老小。谢和艳说,她和丈夫在长沙都很拼,就是为了让孩子能接受更好的教育,为了一家人过得更好。 快递方便了我们的生活。从另一个角度来说,城市快递,给外乡人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扎根长沙;乡村快递,给无数在外务工的儿女提供了一条链接亲人的情感纽带。 网购已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,快递从业者也被亲切地称作“快递小哥(小妹)”。他们与风雨同行,与时间赛跑,穿梭在大街小巷。近日,记者采访了这个行当里的一朵“铿锵玫瑰”,这位“快递小妹”工作起来不含糊,负重前行、爬楼扛货不让须眉。 对于快递服务,易江英的感触更深。“今年是我干快递员的第六年了,头三年我在洞口县江口镇开了个快递点,为了离女儿更近,我才来到长沙。”易江英感慨道,快递对于城里人来说是平常的事,但在偏远的农村,这三年才得到普及。“三年前镇上只有我一家快递点,往返县城快递点至少需要3个小时。现在交通方便了,更多的快递点开到了镇上,方便了很多在外打工的人寄送东西给留守的老人和孩子。” “ 我工作太忙了,没有时间照顾上学的孩子。”谢和艳表示,虽有万般不舍,但现在也只能把女儿留在老家让奶奶照看。记者了解到,谢和艳除了平时多打电话给女儿外,唯一能做的就是给她在网上买一点衣服之类的物品。易江英的情况也差不多,女儿在浏阳上学,儿子在邵阳洞口县老家。 “ 我工作太忙了,没有时间照顾上学的孩子。”谢和艳表示,虽有万般不舍,但现在也只能把女儿留在老家让奶奶照看。记者了解到,谢和艳除了平时多打电话给女儿外,唯一能做的就是给她在网上买一点衣服之类的物品。易江英的情况也差不多,女儿在浏阳上学,儿子在邵阳洞口县老家。 事实上,像谢和艳一样的快递员,城市里还有很多。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长沙有800名申通快递员,其中男女快递员的比例大概是30∶1。他们很多来自农村,每天披星戴月、负重前行,只为养活一家老小。谢和艳说,她和丈夫在长沙都很拼,就是为了让孩子能接受更好的教育,为了一家人过得更好。 “快递件到高桥分部总站点后,我们要先进行分拣,再装车,然后运送到其他分站点,最后按负责区域进行派送。”26岁的谢和艳一边埋头分拣快递,一边和记者交谈,时不时擦拭不断滴下来的汗水。谢和艳腼腆地说,在她做快递员的第三天,就想过放弃,因为实在太累了,女性的体力跟不上。“但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艰辛,所以我霸蛮坚持了下来。” 谢和艳从事快递工作三年由“软妹子”变身“女汉子”,孩子是她工作的最大动力 这一坚持就是三年,时间将1.5米高的谢和艳从一个“软妹子”变成了“女汉子”。现在,她每天拖着自己的“专车”完成派件收件,30多公斤、1米长的包裹对她来说是“小菜一碟”。三年时间,谢和艳的心态发生了变化。“我负责派送的高桥商贸城区域比较特殊,电动车进不去,纯靠双腿送货,而且门牌号比较乱,刚开始派件的时候很费劲,我也有过抱怨。”谢和艳表示,后来慢慢和客户熟了,和他们成了朋友,现在碰上饭点,客户还会邀请她一起吃,有时还会塞给她一点零食,这让她很满足。 卸货、分货、装货、送货,“快递小妹”谢和艳工作起来“不让须眉”。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小刘军 摄 网购已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,快递从业者也被亲切地称作“快递小哥(小妹)”。他们与风雨同行,与时间赛跑,穿梭在大街小巷。近日,记者采访了这个行当里的一朵“铿锵玫瑰”,这位“快递小妹”工作起来不含糊,负重前行、爬楼扛货不让须眉。 同在一个工作地点,同是女快递员,同为母亲,谢和艳和易江英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。工作之余,她们最大的爱好就是精心挑选礼物快递给孩子。“我派送区域里有高桥服饰城,所以和很多店主都熟,每次跟谢和艳去给孩子买衣服,店主都会给我们打折。”易江英笑着说,每次孩子收到妈妈快递的礼物都很开心。 快递方便了我们的生活。从另一个角度来说,城市快递,给外乡人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扎根长沙;乡村快递,给无数在外务工的儿女提供了一条链接亲人的情感纽带。 这一坚持就是三年,时间将1.5米高的谢和艳从一个“软妹子”变成了“女汉子”。现在,她每天拖着自己的“专车”完成派件收件,30多公斤、1米长的包裹对她来说是“小菜一碟”。三年时间,谢和艳的心态发生了变化。“我负责派送的高桥商贸城区域比较特殊,电动车进不去,纯靠双腿送货,而且门牌号比较乱,刚开始派件的时候很费劲,我也有过抱怨。”谢和艳表示,后来慢慢和客户熟了,和他们成了朋友,现在碰上饭点,客户还会邀请她一起吃,有时还会塞给她一点零食,这让她很满足。 卸货、分货、装货、送货,“快递小妹”谢和艳工作起来“不让须眉”。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小刘军 摄 穿梭在长沙的大街小巷,谢和艳每天都要走数万步,完成一两百个快递订单的配送,不敢轻易请假,工作量大的时候就随便在路边吃点东西。从业三年,她收发快递近20万件,平均每天派单超过100件。 20日的长沙,热浪袭人,“快递小妹”谢和艳上午8时就来到申通快递高桥分部,开始她忙碌的一天。在男子扎堆、拼体力和耐心的团队里,谢和艳是该分部“唯二”的女快递员,另一位是44岁的邵阳老乡易江英。在她们眼里,这个行当男人能做到的女人一样做得到。 作为一名普通工作者和一名母亲,像谢和艳这样的女快递员背后往往有着不为人知的辛酸。这份辛酸不只来自快递工作带来的不易,更来自一个母亲不能亲自照顾孩子的愧疚。 “快递件到高桥分部总站点后,我们要先进行分拣,再装车,然后运送到其他分站点,最后按负责区域进行派送。”26岁的谢和艳一边埋头分拣快递,一边和记者交谈,时不时擦拭不断滴下来的汗水。谢和艳腼腆地说,在她做快递员的第三天,就想过放弃,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火了沭阳一花农卖仿真桃花发!因为实在太累了,女性的体力跟不上。“但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艰辛,所以我霸蛮坚持了下来。”